首页 > 香烟知识

【回顾】中国烟草历史,让你感受力量与信念|献给第67个国庆节

酒水货源网 香烟知识 2023-05-27 11:04:30

品牌名称:酱香白酒加盟 所属行业:酒水 > 白酒

基本投资:10~50万元 投资热度:

加盟意向:98878 门店数量:8652家

索要资料 查看详情

祖国,我爱你!国庆这一刻,与春节一样,让在外流浪的游子,心头涌起一股浓醇的乡愁,久不平复。

唐三藏不曾远赴重洋,但对于出国飘荡在外的不少朋友,其拳拳之心、赤诚之意,犹如婴儿之望母亲,莫不人同此心、心同此理。身在烟草行业,从抵御外侮、抗日救国到中华重建,从破旧迎新、百废待兴到民族复兴,烟草人继承、亲历、手创之种种历史镜头,依然鲜活地浮现在眼前。

福东海香烟图片_安徽福东海香烟_东海香烟图片

抵御侵略,敢于洋烟争高下

1904年,法国人旨在控制中国边贸的滇越铁路开通后,洋烟便大量通过云南流入中国,外国香烟曾一度高居云南省进口货物的第三位。据统计,仅1911年云南进口的英美烟草制品的价值就达4万多两白银。到了上世纪20年代后期,英美烟草公司不惜一切代价,采取各种手段,将它们生产的“老刀”牌等牌号卷烟大量倾销到中国市场。

洋烟在华不但狂暴赚取中国人的血汗钱,而且还毫无人道地压榨中国劳工。地处浦东的上海英美烟厂,洋老板为了赚钱,不顾中国工人的死活,强迫工人每天劳动12小时,给的工钱不过1角2分,再加上连扣带罚,一个月不到3块钱。而当时的米价是8块多钱一石,工人们的生活穷困已极。

东海香烟图片_安徽福东海香烟_福东海香烟图片

1933年,英美烟草公司收购许昌烟叶公司,并操纵市场,采用压级、压价、压磅、推迟收购等方法,盘剥农民利益。河南烟农辛苦种烟一年,到头来过年都揭不开锅,苦不堪言。

为了让中国市场为国人所有,让中国工人为国人所爱,涌现出了一批艰难起步又走向经典的中国烟草企业,其中的传奇民族烟草工业至今还闪烁在历史的天空。在香港、上海、武汉,简照南、简玉阶兄弟创办南洋兄弟烟草公司;在云南,靖国军第三军局长庾恩旸的弟弟庾恩锡(也就是庾澄庆的爷爷),创办亚细亚烟草公司;张心良、朱子云在上海创办大东南烟草公司,经历千辛万苦,将产品销往广东、天津、江苏、安徽等地;上海商人创办瑞林烟厂,抗日期间烟厂经理王维林的女儿被日本特务抓去,经受了日本人的严刑拷打;彭虞阶在长沙创办华昌烟草公司,遭遇英、美、日烟草商“贱价倾销”的挑战,苦撑3年后被迫歇业;丁氏在上海创办福新烟厂,抗战时期烟厂经理丁荷泉曾在汪伪政权卧底,为国民政府收集日伪经济情报;王节亭在河南创办王记烟厂,一度畅销市场,但在与英美烟草公司抗争中也是历尽了坎坷。

不仅在经济上抵御洋烟侵略,二十世纪早期的中国烟草人,还积极投身爱国政治运动。1926年5月,上海烟草工人参加纪念“五卅”周年活动。1927年前后,上海烟草工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了三次武装起义,掀起了5000多名烟草工人参加的大罢工高潮。

安徽福东海香烟_福东海香烟图片_东海香烟图片

一组表现烟草产业工人抗争形象的雕塑

抗击倭寇,要为军民献战力

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本侵略者加强对华经济垄断,为其侵略行为提供资金和物资支持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日资或日本背景的烟草公司为了供奉战争,也极力在华扩张。事实上,在1937年以前,日本就通过东亚烟草株式会社、营口烟厂、沈阳烟厂、大连烟厂等安徽福东海香烟,掌控华北市场,为侵略行动打经济前站。

在“八一三”淞沪会战后,上海有30家民族卷烟企业遭到破坏,其中14家烟厂损失尤其惨重。抗日期间,不少国产烟草被日本人直接控制。如1939年底,于耀西在山东济南创办的东裕隆烟草公司直接被日本烟草强行收购。显然,日军很清楚,摧毁中国烟草产业、扶持日资烟草公司,是打垮中国的一个重要任务。

所以,从过去到现在(反烟舆论),三藏始终觉得,对中国民族烟草产业的争夺,始终是一场扑朔迷离之战。

一面是日本人通过烟草打经济战,另一面是中国烟草人积极抗战救国。在毛主席的故乡湖南,华中烟厂在厂门口贴出一副这样的对联:

华宇军民驾坦克,同驱倭寇;

中兴事业忆七七,共赴国难。

安徽福东海香烟_福东海香烟图片_东海香烟图片

湖南坚忍不拔的特质,在烟草抗日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露。长沙望城人彭虞阶自1927年开办华昌烟厂以来,历经停业波折后,于1939年再次开业。由于日军封锁,无法获得机器设备,华昌烟厂靠的是手工加自制机器,却意外获得了良好的反响。在艰苦卓绝的岁月里,华昌烟厂鼓励职工入股,并对有重大贡献者赠送“红股”,使工厂与工人合而为一,入股人数曾多达150余人,占固定职工三分一以上。1944年日军占领长沙,彭虞阶将烟厂迁到宁乡、桃源等地进行“游击式”生产,在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里迸发出了顽强的生命力,这或许也是当今湖南中烟、中国烟草人百折不挠、胸怀大局的一个历史基因吧!

1938年又是一个令中国烟草铭记的一年。战火纷飞中,在云南,植物学家蔡希陶在云南试种美种弗吉尼亚烤烟“大金元”成功,奠定了未来中国烟草的原料基石;在天津,日企强行收购颐中烟草公司,烟草工人与日本侵略者殊死斗争,几名女工被绑在电线杠上拷打,但她们宁死不屈。

天津烟业公会参加示威游行

抗战期间还出现了品牌界富有标志性意义的抗战牌。比如“七七”、“重九”、“双凤”(“精诚团结抗敌救国”字样)、“飞将军”(飞虎队)、“远征军”等。所以,三藏要说,品牌就是一个时代的精神;国产品牌就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。反烟人士要把中国烟草的品牌禁绝了,恐怕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。

云南生产的“七七”品牌

不忘信念,坚守六十七年

抗战胜利后,解放区的消费市场发展很快,一系列的公营、机关、私营卷烟厂,奠定了中国烟草工业格局的最早基础。比如,青州随军烟社发展为青州卷烟厂,飞马、勤丰烟厂合并为南京卷烟厂,东海烟厂后来成为蚌埠卷烟厂,华新烟厂后来成为淮阴卷烟厂安徽福东海香烟,利群烟厂后来成为杭州卷烟厂,河北河间的源丰烟厂后来成为保定卷烟厂等,为全国解放和新中国建设提供了可靠的居民消费品、工业基础及财政收入。

历史告诉我们,中国烟草和中国烟草人的命运,始终与祖国紧密相连。建国67年来,已经数不清为国家输送了多少财政血液,也数不清为当地社会提供了多少支持。面对经济的、市场的、企业的和社会的各种问题,烟草人始终以默默无闻的姿态,竭尽洪荒之力在努力。

每时每刻,中国烟草产业约为50万人提供着就业岗位,解决300万烟农的生存发展问题,维持500万卷烟零售户的全家生计,服务着3亿多烟民的合法吸烟需求。

三藏真的很难想象,如果中国烟草垮了,一大批从业人员和他们的家庭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顿;

如果中国烟草没了,假冒伪劣烟草将会给烟民带来什么样的健康问题;

如果市场被国外烟企垄断,我们最后的民族工业会走向何方?

我们坚信,时代在重构增长的格局,历史会给予公正的评价。

骄傲吧,为祖国、为行业!

大唐水库 唐三藏

第67个国庆节前夕

本期监制:毛永强本期统筹:王青超

免费咨询
免费获取加盟资料